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校园温泉生活
校园温泉生活

校园温泉生活


-  如果不耳朵痒痒,总有人在旁边吹气,东方媛实在不愿意从美梦中醒来,她正在梦里快快乐乐地吃着巧克力蛋糕、抹茶慕斯、提拉米苏等等,怎麽吃都不用担心第二天体重飙升。
-  “唔~~”耳廓被人轻轻地咬了下,她抱怨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勉勉强强地醒了。
-  一睁开惺忪睡眼,言夜旻坏坏笑容立即印入眼帘。
-  媛这时才迷迷糊糊地想起,自己这麽累纯粹昨晚言夜旻欲求过多。-
  “醒了麽?”言夜旻伸出修长手指,宠溺地伸入了东方媛发间。-
  不知为什麽,东方媛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身体已经敏感到只要碰触一丁点,就会产生很厉害反应。她脸一红,想逃离开言夜旻注视和魔掌,可下一秒,言夜旻已经将她抱起,不带任何征求,也绝对不容她发出任何反对声。
-  “们该下飞机了。”恶魔眼中散发出邪恶光芒。-
  “哎?!”迷糊媛这时才看清楚自己身处地方,她……她什麽时候跑到飞机上来了?那……那这里又哪里?!
-  还没有等她理清头绪,言夜旻戏谑地低头亲了下她额头:“抱紧,下了飞机好好地疼惜。”-
  疼惜……?难道又要做那种事了吗?不要,不要!昨晚已经做了好多……媛真很想抗议,但言夜旻已经买开了步子,她只能又惊又怕又羞地伸出手紧紧地挂在言夜旻脖子上。-
  见到怀抱中女孩这种表情和动作,闻到女孩身上散发出来诱惑香味,言夜旻扬起一抹得逞笑容。-
  果然,将睡得沈沈她拐到这里正确。-
  ……温……泉……温泉!!!!
-  下了飞机,东方媛立即被温泉升起白色烟雾吸引,山间冷风吹过,她忍不住瑟缩地本能地贴近言夜旻胸膛。-
  咚咚咚!她已经分不清自己还那个人心跳声,心跳得奇快。
-  “这里们家温泉。”言夜旻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她不禁小心翼翼地抬头望向抱着自己青年,长长睫毛,迷人嘴唇……突然,一个潮湿吻落在了她干涩唇上,言夜旻笑容渐浓,继而眼睛弯弯地补充道:“温泉,可以消除疲劳。”
-  唔……东方媛低下了头,她脸也红得更厉害了。又不小心让偷袭成功了……刚才自己观察样子,肯定察觉了吧,好丢脸。
-  言夜旻介绍没有半点差误,整个温泉都属於们言氏集团,而那也仅仅们庞大集团资产冰山一角而已。与言夜旻这边春光阵阵相比,在温泉里密布着身着黑衣言氏社团成员则一脸紧张。们少爷算首次带女人来这里观光,以前少爷带女人去都一些海岛啊宾馆啊等等,从没像今天这般劳师动众。
-  这里温泉,具有一定意义,因为这里曾经社团龙头和其妻子多次休憩地方,然而自夫人死去多年,温泉便被彻底地冷落,时至今日,少东家带着女人过来了,这里气氛又有了很大不同。
-  不过仍有很多人冒着被言夜旻杀必死危险,将目光偷偷地瞄在了东方媛身上。
-  唉,少爷怎麽会看上这麽普通女人呢?没什麽身材,也没什麽样貌……她究竟哪一点吸引上了少爷呢?-
  好像感觉到那些人好奇目光聚焦,东方媛不由自主地想要躲开,可抱着自己人那麽霸道强悍。
-  玩物有什麽好看呢……东方媛自卑地想到。
-  哗啦──进入了温泉旅馆,侍者拉开了房间一扇门,言夜旻走进去,将东方媛放了下来。-
  “稍微洗漱一下,换一件衣服,出来吃东西~”撩起东方媛发丝,玩弄似地打了一个圈,“不吃饭,身体轻了好多。”-
  听这麽一说,东方媛才想起,因为昨晚体力耗费太多,一大早时候肚子已经空空了。
-  只,这跟自己体重有什麽关系吗?-
  她有点无言地微微点了点头,目送言夜旻离开,侍者关上了房间门,她看了一眼要换下衣服。-
  很普通浴衣。
-  看样子,这一次真来消除疲劳呢。
-  媛悬着心,一下子松了下来。
-  呐,这个总折磨人恶魔,偶尔也会做点好事嘛~-
  
-  这……这不在开玩笑吧……今天媛第二次震惊,不亚於她出机舱看到了山野间白气缭绕温泉震撼。-
  当侍者默默地打开言夜旻指定房间门时,满眼一桌桌精致甜点散发出诱人扑鼻香气。-
  这麽多甜点心,就像在做梦一样。
-  “咕咕咕!”她肚子也倒直截了当,直接叫唤了起来。媛额头立即冒出了几滴冷汗,桌子另一边,言夜旻正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媛一进屋表情反应,最近越来越喜欢看到这个女孩惊讶表情了。打量着媛,这一套绣着几朵淡黄色小雏菊白色浴衣就像自己想象那样非常合她身,再配合上她忐忑神情,普普通通之中竟透露出十分纯真可爱还有──好欺负。
-  “不做梦时候都想吃到它们吗?”清晨斑斓阳光,沿着屋檐铺进了整间屋子。言夜旻笑容也似乎在瞬间被镀上了一层难得金色温暖。-
  呀,难道说梦话了?……东方媛回想起自己那幸福梦,真想一口气像鸵鸟般钻到沙地里去。不过,她看了一眼言夜旻,见笑容灿烂,警觉天线顿时竖起。只肚子又再次不争气地咕噜噜地抗议起来。她舔了舔干涩嘴唇,咽下了口水,肚子好饿,她好想吃。
-  然而,只要距离言夜旻一米,就会有那种事情发生……看见东方媛在那里思考,犹豫得厉害,言夜旻拍了拍身边座位,“来身边。”
-  东方媛再次咽了口口水,洞悉她心里恶魔再次补充道:“只有来这里,才能吃它们。在害怕吗?”
-  害怕?面对言夜旻挑衅,东方媛突然间有点生气了,她大步地走到言夜旻旁边坐下。
-  再继续被欺负下去,即使自己被胁迫,但人还有尊严,而且她也有反抗情绪!
-  “先声明,今天只吃饭。”她边声明边将爪子伸向她一进门就相中一块甜点。-
  看到她终於坐在自己身边,言夜旻倒没再说什麽,挺配合地将红茶、牛奶等推到媛眼前。
-  哇,好甜,好好吃!光吃下第一口,东方媛便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  真像只猫咪。此时言夜旻安静地出奇,就在一旁看着东方媛越吃越欢,偶尔还免费地给她续杯,免得她渴着噎到。
-  吃到一半饱时,媛才发现言夜旻目光灼灼,她支支吾吾地道:“……好像也没有吃饭吧……不饿吗?”
-  话说完,媛就後悔得要死,她那问话就像一个引子,一下子点燃了言夜旻危险气息。一旁安安静静恶魔,刹那间欺身而近,她躲都躲不掉,手上甜点都来不及放下,就生生地被压在了身下。
-  “才食物啊!”-
  侵略性温湿鼻息喷薄在她脖颈间,东方媛脸上染上了粉色。-
  她一再地强调:“……说过只吃饭……”。
-  然而,她再三强调也阻止不了言夜旻从刚才就在饥渴手沿着衣服缝隙,伸入,抚摸着她腿部,而後臀部。
-  “啊……”轻轻呻吟声开始从身下女孩齿间溢出,带着甜点芳香。言夜旻恶作剧般地咬了咬她脖颈,她手就丧失了全部力气,甜点都掉在了木板上。-
  “用餐时间到了。”-
  刷拉拉!用力一扯,东方媛浴衣顿时大开,她粉嫩娇乳暴露在男子灼热视线之下。言夜旻嘴角勾起,手指勾起一块甜点上奶油,抹在了蓓蕾周围一圈。-
  “很像草莓奶油,不麽?”舌尖舔食着那一层薄薄奶油,并若有若无地逗弄着挺立着蓓尖。
-  什麽草莓奶油啊……言夜旻总说些这种话,令人讨厌得不得了,可──她现在又好想听到说得更多些。
-  蓓蕾那里酥麻感冲击着媛思维,言夜旻就像吞食樱桃一般,吞含了她整个蓓蕾。-
  “呃……啊……”从小小呻吟开始不由自主地稍微大声娇喘,媛身子不安分地开始扭动。-
  “真好吃啊,媛,真很好吃。”言夜旻挑逗地道,紧接着舌头侵入了女孩甜蜜唇里。就像预计那样,甜点甜味混合着两个人融合於一体唾液,显得更加美味。
-  很好吃?媛一边别扭着这样形容,一边手却不由自主地抱上了言夜旻背,她腿也开始本能性地缠住言夜旻身体。她腹部一阵火热,一股股热流正从花心里流出,几乎打湿了她内裤。-
  “湿了啊。”言夜旻手指隔着衣料摩挲着媛花瓣,时而坏坏地戳一下下,“不知道里面味道会不会像蜂蜜那样甜?”-
  “唔……夜旻……”媛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压在她身上男人,总那样坏,坏到让人情不自禁。-
  “啊,对了,说今天只吃饭。”言夜旻忽然放下了手里动作,站了起来,就像刚才事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捏起一块甜点,小食一口。唇,撩起动人心魄弧度。
-  刹那间,东方媛觉得心里空旷得狠,她小穴都已经那麽湿润,等待着进入,可……这个恶魔,看样子又只在戏弄人而已。-
  她将大开浴衣重新拢好,然而身体却滚滚发烫,欲求不满。从没有碰到这种半途就不做情况,东方媛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好,此时她,就像一只被挑起了情欲小猫,就差围着言夜旻打转。她红着脸,扯了一下言夜旻浴衣袖子,对方不应,她再扯了扯,对方仍然不应。
-  哎……这个坏人!!
-  东方媛忍不住嘟了嘟嘴,她小声说了句“吃饱了,走了”,她要自己解决去!-
  没想到一转身,言夜旻一勾手,便将她拢坐了自己腿上。
-  “可爱。”小声低喃在她耳边响起,她臀部感受到言夜旻已经昂扬坚挺,顿时原本快要落下绯红再次席卷上媛双颊。
-  “啊,可爱。”言夜旻再次重复了这句,边将头埋进了媛脖颈,闻着她全身芳香味,边将媛双腿分开,伸手进入她浴衣里,勾下她内裤。
-  媛呼吸不由急促起来,就好像头一次般。-
  “很饿,喂吃。”言夜旻邪魅地笑道,勾人魂魄双瞳,就像一个欲望深洞,吸引着媛一步一步地走进。-
  意思,再配合着现在场景,媛再明白不过了。她咬了咬嘴唇,再望了一眼恶魔分身,好大……她能容得进去吗?然而欲望冲破了她理智,她缓慢地坐了上去。
-  分身挺进花穴淫声,比以前都要宁静许多,每容进去一分,媛就感到自己快要被撑爆了。
-  “真紧啊,媛!”情欲快感同样也冲击着言夜旻,再也无法忍受媛磨磨蹭蹭,於握住她腰部,直直地将她按坐在自己分身上,瞬间,分身贯穿了媛!-
  甬道紧致感,也让言夜旻一下子沈醉了,这贯穿致命快感也让媛搭在言夜旻肩膀上手指不禁掐到了肉里。
-  东方媛开始动起自己身体,言夜旻亦不断用力地冲击着她内壁。
-  沽沽抽插声不绝於耳,“啊啊啊!”媛因为子宫处传来快感而发出销魂娇吟声,言夜旻因这叫声更加用力地挺入!
-  “甜点都没这麽甜啊,媛!”因为剧烈运动,媛浴衣快要滑落,娇乳从浴衣中脱出,言夜旻狠狠地含住,牙尖咬了下蓓蕾。
-  “唔!”动作引起了媛更大反应,她加快了上下运动速度,她想要更多更多。每一次落下,都让她仿佛坠入了万恶快感地狱。
-  两个人